疯子乙

菜单

明年的计划

2018年最后一天,给自己明年定了个计划,只有一个,两个字:挣钱。

每个人的一生,都会有几个里程碑,或者说是分几个阶段。明年,对我来说就是一个里程碑。明年,就是我的而立之年了。

老话说,三十而立。我觉得这太笼统,太死板了,每个人所处的环境不一样,所面对的人和事也不一样,会对心智的成熟和心态的变化产生影响。

所以,有些人的而立之年会在三十岁之前,另外一些人的而立之年会在三十岁之后,我显然是后者。

虽未生在富贵家,江湖术士算命先生说我是饱虎堆肉格的八字,一辈子衣食无忧。我不知道是不是瞎编哄人的,但长这么大,虽未暴富,也确实还没因为衣食的问题犯过愁,倒是无论何时何地,总能阴差阳错地遇到蹭吃蹭喝的场合,也算承了算命先生的吉言。

毕业近十年,只有三年多的时间算是在大公司里面老实安稳地上班,其他时间不是自己瞎折腾,就是跟着别人瞎折腾,用时髦的话说是追梦、创业。为了证明自己不是一条咸鱼。

所以,长这么大,我其实对钱一直没什么概念,没有大富大贵,但也不觉得特别缺,没觉得钱很重要。在有些人拼命挣钱的年纪里,我觉得还有很多事比挣钱重要的,内心无所羁绊,说白了就是不在乎。

上周看完了一本书,叫《朋友圈的尖子生》。第一次看见书名的时候,我以为是微信里的朋友圈,对它毫不感兴趣。后来,在不同的文章又看到过几次对它的评价,似乎还不错,就找来看了,才知道,书名的朋友圈是圈子的意思,是写作者身边朋友的圈子里面,那些出类拔萃的人,一共写了十个人。

坦白说,这本书我第一遍看完,对里面的内容只有一些大概的印象,我准备后续再看一遍。即便如此,书里面还是有个人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是暴风音影的创始人冯鑫。里面附了一篇冯鑫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演讲记录,对我触动很深。这篇演讲记录,我也全文引用到了我的个人网站上,作为这篇文章的附录,希望对某些人有点触动。

冯鑫现在身价以亿算,比我更有资格说不在乎钱。那是以前,以前很任性,以前只放荡不羁爱自由,现在冯鑫也在乎了。

冯鑫说,那年他母亲病了,在北京给他母亲找好的医院,姐姐陪护,一年下来花了小一百万,当时他的个人账户上有几百万,平时可以说是根本不愁钱的,加上他是那种对吃穿要求不是很高的人,哪怕是公司上市了,身价过亿,也照样还会吃快餐和路边的煎饼果子,不像他的一些朋友,两万以下的茶都不喝。所以,有几百万的现金,对他来说,平时吃什么穿什么,就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不需要看价格的境界了。

自从他母亲病了那一年,冯鑫说他忽然觉得钱很重要了。如果不是自己有一点名声,如果不是自己还有那么一点钱,你最亲爱,你最在乎的人,忽然病倒了,忽然需要照顾了,除了慌张和悲伤,你就毫无办法,面对什么境况,都只能是无能为力。

这对我是很震撼的。忽然之间,觉得自己不仅仅是自己,还有很多的责任扛在肩上。在我还浑然不知的时候,毫无察觉地,我已经成了家庭的主要收入来源,成了家庭的经济支柱。曾经只要管好自己,不啃老,不败家,不撩是生非,就可以什么都不在乎地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。而现在,当在不被告知的情况下,忽然知道了自己肩上多了一副不能随意丢下的重担,开始有点慌了。

我可以说,没钱,我可以饿两顿,但家里的老人不能饿两顿;我可以说,生病,我扛得住不用去医院,但家里的老人不能扛;我不可以再不去关心人情世故,我不可以再不去关心妻儿老小。

我的三十岁早就过了,我也到了该而立之年。让家人吃好穿好,让家人身体健康,让家人生活体面,不再是我的理想,悄悄的已经成了我的责任。

所以,钱在某年某月的某个醒悟瞬间,对我来说,忽然变得很重要起来,就像冯鑫在医院里面经历的那些人和事给他带来的感触。我也在别人的故事里,读到了属于自己的责任。

这份责任,让我需要重新思考,关于挣钱这件事了。

— 于 共写了1516个字

评论已关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