疯子乙

菜单

愚蠢的偏见

最近读了几本书,都是关于同一个人的。在大陆,他被尊为伟人,由于一些众所周知的原因,这里我就不直接说他是谁了。反正,知不知道他是谁,也不影响我这篇文章想表达的意思。

在读书的时候,我总是无法专注地读完一本书,总会因为正在读的书中,提到的一些人或者另一本书,引起了我的兴趣,我就去查找相关的资料来看,然后再回到那本书继续读。

所以,我最近对上面提到的这个人很感兴趣,就去找他本人的作品、他的传记、别人对他的回忆录、Google上的一些小道文章等等来读,还在喜马拉雅上找关于他的历史纪实文学音频来听。所有这些,都是同时进行的。同时看几本书,也听音频。稍有时间,我就随便从其中一本接着看,跑步的时候,开车的时候,就听音频。

断断续续,已经有两个多月。

这是一种奇妙的读书体验。因为有时候,每本书之间的内容反差太大。上一刻还读着津津有味,沉浸在领袖的伟大气魄当中,下一刻可能就在另一本书读到了关于他的虚伪和无耻,心中立即被气愤填满。

在历史的悲与喜交织中,切换着崇拜和咒骂的情绪,我渐渐开始思考:真相是什么?究竟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事实呢?

没有答案。我渐渐平静下来,改编一句话来形容,就是“不以物喜不以人悲”。

我开始试图去分析,以时间轴为线索,校对同一时间,他所在的地方,做的事情,还有在一起的人,以期找出其中一方的丁点破绽。那样,我就可以判断,究竟是哪个作者在撒谎,又是谁在胡说八道了。

可惜的是,直到现在,我也没能找到一个让自己可以确切信服的证据,好让自己更加相信其中一方。

真相虽没找到,我却发现了一个事实:我真的很幼稚。

或许这世上,本就无所谓真相的存在。无论是谁,都有自己的偏好和某些固执的成见,这些就是观念,观念会影响人对客观事物的评价。所以,评价总是难免与客观事实存在偏差,真相从评价诞生的那一刻起,就已经被掩盖了。

无论是书的作者,抑或是纪实文学的记录者,都会因为不同的原因,或者目的,在书中写下了自己的情绪,添加或者忽略了一些细节,让原本的完整真相,变成了管中窥豹。书写者的管子指向哪里,读者就只能看到哪里。如果读者以为自己看到的那一块斑,就是真相的全部,那就和我一样幼稚了。

而没有领悟到这一点的人,总是容易被利用的。所以,网络上的谣言,社会热点和国际事件的相关“真相”,总能轻而易举地引起大多数人的义愤填膺和同仇敌忾,又能在不久之后,来个翻天逆转,让键盘侠们调转枪头。如果耐心一点,还可以来个二次逆转,N次逆转。

总之,墙头草缺的不是弯腰的能力,缺的只是一点风而已,至于风是往哪个方向吹,就是无关重要的了。

为了避免成为墙头草和键盘侠,我总结了一个经验:稳住情绪、放下偏见,多读书、读多书、书多读。再勤动手,查查资料,听听不同的版本的故事。如果还能加上一点自己的思考和判断,那就更好了。

真相,很多时候不是非黑即白的,就算是同样的故事,放入到不同的社会背景中去,听起来的味道,也是完全不一样的。

探寻真相的过程,远比真相本身有意思。

— 于 共写了1206个字

评论已关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