疯子乙

菜单

人活着就是为了解决困难–读《张居正》

作者:熊召政

开篇絮叨

有阵子没写读书笔记了,其实一直有在读书的,只是没有把读每一本书的收获和感悟写下来。现在在重读《红楼梦》和《张居正》。

最近觉得自己很难,像是遇到坎了,内心深处不由得想起《张居正》这本书,准确地说,是一部书,有四本,都挺厚的,跟《红楼梦》一样的历史章回小说。这部书我之前就看过一遍了,现在之所以想重读,是因为我觉得从中可以得到一些力量。

一本好书,或能给人以思维的启迪,或能给人以灵魂的净化,或能给人以精神的力量,《张居正》就是这样一本好书。

传奇人生

张居正从小就是神童,一生都是传奇:5岁识字,7岁能通六经大义,12岁考中秀才,13岁就参加了乡试,16岁中举人,23岁中进士,1567年(隆庆元年)任吏部左侍郎兼东阁大学士,后迁任内阁次辅,为吏部尚书、建极殿大学士,隆庆六年皇帝驾崩,还不到十岁的万历皇帝登基后,张居正成为首辅,直到万历十年,张居正去世。

我最喜欢的,是张居正当上首辅后十年间的故事。到了万历朝,朱元璋创立的明朝这架巨大的国家机器,经过嘉靖帝20年不上朝专心炼丹,和短命的隆庆帝骄奢淫逸6年的折腾,已经到了要散架的边缘。所以,交到张居正手上的时候,已经是一个烂得不能再烂的烂摊子,财政亏空,外忧内患。故事精彩的地方,就在于看牛人如何收拾烂摊子,从中可以学到很多做人做事的宝贵经验。

发不出工资

张居正上任之前,国库已经空了,上任第一个月就遇到了发不出工资的问题。此时的张居正,就像一个公司的CEO,刚刚上任,财务就来汇报说,马上就到发工资的日子了,可是公司账上没有一分钱,咋办?

张居正一听到这个消息,有点懵,员工们有没有辛辛苦苦、勤勤恳恳干活不知道,但是到了发工资的日子就得来领钱,要是拿不到工资,员工就会跟你急,千错万错就都成了CEO的错,必须得想办法解决。

财务已经没招了,但牛人张居正想了一会,就想出了一个办法:把国库里面的一些稀缺货物,拿来按市价折算,发给官员们当工资,虽然很奇葩,但总比拖欠工资,什么都不发的好,先这样搞一个月缓一缓,同时还解决了货物占用仓库,和可能存放太久会坏掉的问题。

虽然,有一些官员对于发实物当工资,感到很不满,还有人借故闹事出了人命,但总的来说,第一个月算是缓过去了。后面,张居正很快地又通过一件不起眼的小事:有个京城富商想通过张居正的管家来贿赂张居正:给一笔好处费,让他批个条,借用3艘官船,把一批货物从南京运到北京,张居正妙笔生花,说我不要你的贿赂,我还多借给你几艘船,但我要收点税。于是,本来五万两的好处费,就变成了四十万两的税收,顺势就把第二个月发工资的钱准备好了。

领导要花钱

没钱发工资的事,对很多人来说已经够麻烦了,但牛人生来就是为了解决困难的,所以,张居正遇到的麻烦肯定不只是这一个,还会一个接一个,甚至一个叠一个。

因为第一个月发工资的事情,出了人命,简单地说就是官员张大郎对于用胡椒苏木来抵工资感到不满,就带头去找茬,打架的过程中失手把一个负责发工资的官员打死了,而这个死掉的官员的儿子,又找了个机会把张大郎杀了,为父报仇,然后张大郎的舅舅是万历皇帝母亲身边的当红太监邱得用。

所以,这个邱得用对张居正怀恨在心,觉得他外甥的死,都是因为张居正搞的实物抵工资造成的,总想给张居正找麻烦。邱得用知道国库没钱,就故意在太后耳边吹风,给张居正找了两件需要花大钱的麻烦事:一是,说万历皇上快十岁了,要正式开始上学了,那时候的皇帝入学仪式是相当隆重的,要花很多钱,这笔钱可以顶得上给官员们发几个月的工资;二是,说万历皇上刚刚登基,外国使臣都来祝贺,得给皇上做两三件新衣服(龙袍)去见人,这两三件新衣服,也得花很多钱,也顶得上给官员们发几个月的工资。

不提没事,这两件事本也不是那么着急的,但一提起来,太后就觉得对呀,是这么个理,得办了。于是,太后可不管国库有没有钱的,就给张居正下旨了:快给安排上,有困难,自己想办法去。

太后和皇上的旨意,是不能诉苦的,也不能讲道理的,只能想办法去做。但牛人就是牛人,张居正不单没有被难倒,想了两个办法,把这两件事用很巧妙的方式(具体过程有兴趣的去看看书,有点长,但很精彩),合情合理地让太后接受了往后延两个月(两个月后,秋收的税收就上来了),解决了问题的同时,还顺便把那个太后身边的搞屎棍邱得用给搬掉了,省得他继续给自己找麻烦,又是一箭双雕。

总结

张居正的故事很长,精彩的地方实在太多,比如说服太后退还官员不正当的贿赂品,把一件难搞的事情解决成了三赢的结果;再比如说在推行“万历新政”时触犯了皇亲国戚的利益,如何对付这些难搞的利益集团。但我发现只是简单举了两个例子,已经超过两千字了,所以,不得不尽快来个总结。

面对困难,张居正不是抱怨和逃避,而是直面问题,在夹缝中寻求机会,用他超人的智慧逐个把问题解决掉,还总能让人拍案叫绝(书中就写到,张居正身边的人,经常都佩服张居正想出来的解决方案)。遇事有担当,敢拿主意,不给领导添麻烦,不向下属推卸责任,是一个非常出色的CEO。

关于做人做事,书中有一段张居正对海瑞的评价,很能说明张居正的思想:在推行“万历新政”的改革之初,有人推举海瑞复出,理由是海刚峰大人清廉公正,甚得民心。张反问:海瑞所到之地,地主豪强四散逃逸,造成大量土地闲置,国家税收紧张,各级官吏噤若寒蝉,离心向背,人民拍手称快,却令大片良田荒芜,政务执行不畅,此人逞一时之快,得了民心,却夸了国家财政,有何用之? 

从这简单几句话可以看出,张居正主张的是实用,这个世界不是非黑即白的,凡事不能做绝,要留有余地,才能把事办好。刚刚当上首辅的张居正,也痛恨贪官污吏,恨不得把贪官们抓光杀光;他是一个高效的人,十分痛恨怠政懈政,恨不得所有事情都亲自去搞定。可是他很清楚不能这样做,一方面得想办法安抚好太后和皇上这对孤儿寡母领导,得到支持、拿到授权;另一方面要处理好复杂的下属官员的利益分配,拿捏分寸,让官员们和皇亲国戚们在利益的权衡中,支持他推行新政,至少不要从中作梗添乱。

张居正当首辅的十年中,仅用了短短的开头几年,就把亏空的国库,奇迹般地运作到有七八百万两的盈余(一年的财政收入是四百万两左右),而且不是通过搜刮民财,民生甚至比以往都好,把一个经过几十年的腐政积弊,已经摇摇欲坠的明朝国家机器,整修一新,让它艰难地重回正轨,说他“挽狂澜于既倒,扶大厦之将倾”,我觉得是名副其实的。可惜的是,张居正死后,他努力积攒下来的家底,很快又被挥霍一空了,明朝再次病入膏肓,短暂的恢复,更像是回光返照。

再啰嗦两句,评价一个人,我觉得不应该吹毛求疵,张居正也不是完人,他也有缺陷,比如说性格,比如说私生活。成熟的看待问题方式应该是:取其精华,去其糟粕。我们不应该因为讨厌某个人,就否定对方的一切,也不应该因为仇恨某个国家,就抵制对方的一切,把自己封闭起来是最愚蠢的,老祖宗教育我们:师夷长技以制夷,还是要听的。

— 于 共写了2792个字

评论已关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