疯子乙

菜单

关于“孝顺”的一点新领悟

大哥:今天是第十一天了,上呼吸机也5天了,我跟咱妈商量了一下,咱开个会,看看咱爸这事该咋办,这钱该咋摊。

元英:如果是摊钱的事,我就不参加了。

大哥:为 啥?你凭啥不参加?

元英:我只知道他是我爹,他还是谁的爹,我不知道。

大哥:你这是啥话呀?你不知道他也是我爹吗,你不知道他也是丁秋红的爹吗?

母亲:哎呀,你们两个真是一对冤家,那么大的人了,有啥子话就不能好好说嘛。

大哥:我看见他就别扭,从来就没从他嘴里听到过一句人话。你几年不回一趟家,一进门就打听怎么能让咱爸死。那是人话吗?你跟人家医生说钱不是问题,那人家还不往死里给你用高价药,现在呼吸机、血透机用上了,连空气过滤机都用上了,你以为你是谁呀,咱是不是有了俩钱,就非得这么烧啊。

秋红:二哥,那你说一下你那句话是什么意思?我是真没有听懂。

元英:我不是跟大哥置气,是好好说的。大哥现在说的是摊钱的事,如果我知道咱爹不仅是我爹,也还是你们的爹,那就一定会想到分摊责任,否则心理就会不平衡,只要你是个人就会这么想。我和大哥都在外面,如果秋红在给父亲端茶倒水的时候,也这么想,他也是你们的爹,那这碗水就端不下去了,结果就是咱爹喝不上水了。

大哥:秋红照顾父母,将来遗产都是她的。

元英:那没有遗产的父母就该扔墙头上了。讲责任本来就已经错了,说孝顺再加个美德就更错了。那应该是血缘关系的本来,本该如此。孝顺到底是个什么东西?是美德,是非得把所有的干净地都弄脏了才踏实的东西。

大哥:我说不过你,你也别尽拣好听的说。你就说你咋办吧。

元英:原则上说,父亲的医疗费和可能的长期医护,可能的后事所发生的费用,都由我来负担,为什么说原则上说呢,因为他也是你们的爹,这里面有一个情感表达的问题,如果大哥觉得秋红这两年照顾老人挺辛苦,想放几个钱表达一下心情也可以。

大哥:你那是有钱的,你要是没钱呢,没钱你也会这么说吗?

元英:没钱的子女多了,办到哪里是哪里,尽心尽力是标准,办到什么程度不是标准。

上面是电视剧《天道》第3集里面的一个对话片段。

这个电视剧我已经看了忘记多少遍了,常常是随便打开一集就看一段,每次看都有一点新的领悟,今天的领悟就是这一段里面说到的“孝顺”。

之前我一直以为自己看懂了这一段,今天才发现以前的理解是错的。元英说的那句“我只知道他是我爹,他还是谁的爹,我不知道”,我一直当作是元英对他哥的挖苦,原来不是。

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,尤其是子女多的。按常理说,子女多的人,生病后,应该是众子女围在床前嘘寒问暖、端茶倒水很温馨很热闹的。可问题很多时候恰恰就出在子女多一点上。每个子女在照顾父母的时候,心里都容易产生比较:我这么辛苦,照顾得这么妥帖,其他兄弟姊妹做得没我好,我为啥还要这么卖力呢,父母不仅是我的父母,也是他们的父母,他们这么敷衍,那我也敷衍好了......结果就是父母没人照顾了。

从第1集的剧情中我们知道,元英赚到的钱都被协议冻结了,只有8万美元作为3年的生活费,他把其中的6万美元交给了妹妹秋红,并且叮嘱:这是给父母生病应急的钱,雷打不动。现在父亲忽然病倒,秋红就是用这钱交的医药费。

在元英的思维里,我爸就是我爸,他生病了,我出钱治,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。重点在于:我只知道他是我爸,所以,我尽心尽力去医治,我不知道他还是谁的爸,所以,我不会比较,也不会抱怨,从未想过,钱是我出的,大哥也应该出一点,妹妹也应该出一点。

所以,那句“他还是谁的爹,我不知道”既不是挖苦,也不是骂大哥,而是,钱就应该是我出的,我从未想过要谁来分摊,直到我没钱了,那就没办法了。至于大哥、妹妹,会不会给钱,要不要给钱,那是你们的事情,是你们的“感情表达”,与我无关,所以不需要开会,也不需要跟我商量,你们给不给,给的比我多,或者比我少,都属于你们的感情表达。

这就是我今晚的顿悟。或许,也还没悟到位。

从今晚的顿悟来看,什么是真正的孝顺,就可以唠叨几句了。孝顺应该是毫无私心杂念的一种感情表达,不应该在想着做孝顺的事时,还想着美德或者跟外部因素进行比较(比如说“我做得多,兄弟姊妹不如我”这一类的比较)。更加不应该在乎旁人的评论,为了博得美名,去做“孝顺”的事情。

元英对父亲的孝顺,就是这样。他对父亲的病危治疗,是有前提条件的:先尽一切可能去抢救,如果确认成了植物人,父亲又已经这么大年纪,那么接下来只是无意义的救治了,不但给活着的人增加负担,如果父亲还有意识,也是让病人在精神和肉体上承受痛苦,灵魂被禁锢在不能动弹的身体躯壳里,是一种生不如死的煎熬,让父亲失去尊严,因此,还不如让父亲痛快地死去。这种看似“不孝”的思维里,藏着真正的孝顺,是大孝。

我常常会反复琢磨元英说过的一些话,甚至像理解古文一样去逐字分解,往往都能顿悟出不一样的理解来。看似离经叛道,却很有道理,直指本质,是对不合理的传统文化的深刻批判,是一种大智慧,像哲学。

— 于 共写了1969个字

评论已关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