疯子乙

菜单

我们恐的不是婚

上周六是个好日子,好多人结婚。我妈、我姑、我婶都凑了一车,由我堂弟带着回老家,分别喝自己亲戚的结婚喜酒了,可见那天乡下的路上得有多热闹。

来来往往都是结婚车队,不认识的人心里都默默互相行着注目礼,打着招呼:呀,真巧,又一队结婚的;嘿,还有一队;哦,又来一队;哇,又一队......

据说,我堂弟还顺便被安排去相亲了,因为相亲对象那个女孩,也是回去喝她亲戚还是朋友的结婚喜酒。啧啧,要不怎么说机缘巧合呢,就是这么回事。

说来也是心酸,忽然发现,我身边认识的很多亲戚朋友,都是超大龄未婚中年,说中年似乎有点过分了,青年吧。男女都有,我的同学、同事、朋友,随口能念出十个以上,还有我堂弟。我两个堂弟,一个比我小两岁,一个比我小四岁,若按我的年龄倒推,也都还不算年纪大,对吧,毕竟我也才16公岁。上面相亲,说的是我大堂弟。

昨晚和我妈去叔叔家聊天喝茶。期间相亲那女孩的家人打电话来,问我堂弟是不是对女孩没意思呀,都认识两三天了,也没什么微信互动啥的。然后,我婶就批评了我堂弟,咋不主动点跟人联系,多沟通沟通,你再这样,又要黄一个。

堂弟也是无辜,人家在深圳,我在佛山,小一百公里呢,见个面也不容易,有什么好聊的,不知道聊什么。我婶说,你可以没话找话呀,问问人家下班了没,忙不忙,加不加班,做什么工作的,这不就聊开了吗,熟悉一阵,感觉还不错的话,人家妈可是说了,合适的话,不介意今年结婚的。堂弟就一脸呵呵了,妈,我这认识才三天呢,你就说结婚的事了,这也太儿戏了吧......

我一边默默地假装忙着喝茶,不敢搭话,生怕引火烧身,余光也能感觉到我妈的眼神。

其实,我特能理解堂弟的无奈,也能感受到我婶的着急心情。在我婶看来,她对儿媳的要求也不高,只要是脾气好,能懂事,就可以了,至于家境啊,相貌身材什么的,都是虚的,只要不是特别极端,都是可以接受的。是不是听着特熟悉,感觉每个父母都一样。

这么看来,父母们要求真的不多。可细细一斟酌,恰恰是脾气好、懂事,这些要求完全没标准,太空泛,而这些没标准的事情,往往又是家庭矛盾的万恶之源。婚前,父母们都着急,见哪个都觉得OK啊,还挺好的,可以了,能成。可一旦结婚,这个当初被他们觉得OK,挺好,还可以的人,很快就能被挑出100种毛病来。史诗般的家庭矛盾长剧就此拉开帷幕,并且再也很难拉上了。

恐婚,一个意味深长的词,像乌云一般笼罩在80、90,还有马上进入婚龄的00后,几代年轻人的头上。对我个人而言,我恐惧的其实并不是结婚这件事,而是觉得现在的生活烦恼已经够多了,我不想因为草率的婚后家庭生活,让我本就不堪重负的心,活得更累一些。

所以,我们小心翼翼,我们思虑再三,我们左右权衡。可这事依旧太难。

在父母们看来,我们就是一群还没长大,不懂事的小孩,除了上班下班,吃饭睡觉,还能有什么烦恼?简直无忧无虑。他们当年饿着肚子,穿着破衣烂衫,不也照样结婚育儿,还把我们健康养大了吗,怎么到了我们这里,结个婚就这么难呢?

可是他们没有比较过,我们背着二十斤重的书包,上着各种补习班,跟同学们斗智斗勇的童年,他们是放牛养鸭,闹革命的;我们忙着找工作,讨好领导,加班加点,怕被辞退的青年,他们是分配工作,没得自由选择的铁饭碗;我们失业创业的中年是生产过剩,处处是红海,他们下岗创业的时候是改革开放,遍地机会.......我不是想强调我们的处境比父母们当年的困难,也不是想说明我们的烦恼比父母们当年的多,我只是想表达,他们遇到过的困难和烦恼,我们一个都没有少,只是形式不一样了而已。

社会的风气不一样了,人心也变得浮躁了,时代的潮流浩浩荡荡,推着我们超出年龄的承受力去,买房,买车,筹备豪华婚礼,还得过着有尊严的小资生活......啃老还让我们背负着沉重的心理负担,可是不啃,又有多少人有能力靠自己去承担以上的种种责任呢?还有,见识了太多导致家庭不和谐的存在因素,隐隐之中也不得不让我们少了一份安全感。

因此,在没能力养活一个家庭的时候,我们唯一能做的选择就是不给家里添乱,好好养活自己,其他的事情,先等一等吧,我们只是在默默地努力,不是恐惧。人无远虑必有近忧,如果我们真的都无忧无虑了,又怎么会拒绝结个婚玩玩呢?

这是一个心理,很难解释,简单点说就是:无论结不结婚,我们都只想要好好的生活,而不是为了完成任务,让自己的累再雪上加霜。如果两个人的生活,还不如一个人生活来得轻松快乐,我还真的宁愿自己一个人过。你们可以理解吗?

— 于 共写了1804个字

评论已关闭。